宝盒h破解版

此地的法则一变动,帝君便已经知晓。

他等到现在才出手,只是想看看龙飞能领悟多少的法则。

没想到,这方圆近万米的阵法之力,已经部归龙飞调动。

若是再有这小子参悟下去,整个皇宫的阵图非得被这小子控制不可。

他对龙飞这小子也是越发好奇,法相在凌霄宝殿里显化。

龙飞抱拳站在堂中,一副轻松闲散的模样。

帝君看着他一阵无语道,“你得罪了本帝的儿子,难道一点的惧怕都没有吗?”

龙飞笑道,“在明君面前,何须惧怕。若是帝君不明是非,我也不会站在这里。”

帝君大笑,“好小子,千百年来,你还是第一个敢在本帝面前这样说话的人。你治好了紫灵的病,于本帝有恩。你说吧,想要什么赏赐?”

龙飞道,“请帝君给外门执事堂打个招呼,让我完成任务,晋升九星弟子。”

帝君皱眉道,“这个九星弟子对你这么重要?”

龙飞道,“目前是这样,我想进藏书阁看书,只能是九星弟子才能把书看完。”

清纯嫩白美女格子裙写真阳光下好明媚

帝君好奇道,“难道你做这些就是为了进入藏书阁看书?”

龙飞一脸真诚道,“不然呢?”

帝君凝眉问道,“这个任务上说的很清楚,凡是救七公主者,可做本帝亲传弟子,还可娶七公主为妻。这两件事情,你难道都没有考虑过吗?”

龙飞干咳了两下道,“能做帝君的亲传弟子,自然是好。只是娶七公主当老婆的事情,帝君还是再考虑一下。小子命薄,父亲乃姜家旁系弟子,母亲更是罪血后裔。不管家室还是血脉,都配不上七公主的尊贵之体。所以,这件事我并没有考虑过。”

帝君笑道,“好,够坦诚。不过本帝也告诉你,本帝并不是什么循规蹈矩的人。不管你出身如何,隐瞒了多少事情,本帝并不在乎。本帝法旨一出,断然没有更改的道理。既然许诺了此事,自然是要完成的。今天过后,本帝便会昭告天下,收你为亲传弟子,招你为当场驸马。”

“帝君……”

龙飞刚要说话,马上被他打断道,“你无需多言,也不要找什么借口。这个驸马你若是不想做,那九天城也没有你的容身之地。姜家不会放过你,八皇子不会放过你,本帝更不会放过你。要留要去,你自己考虑。”

他不给龙飞任何分辨的机会,说完法相便消失在了龙椅之上。

龙飞立在原地愣了下,心道这可该如何是好?

他是来这里寻找机缘的,不是来找老婆的。

这要去娶了七公主,家里的那几位该怎么交代?

远的不说,光是白凤玲,他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大殿外面,七公主带着李瑾萱正在外面着急等待。

他一出去,七公主马上过来问道,“怎么样,父皇说什么了?他没怪罪你吧?”

八皇子也在后面,见龙飞什么事情没有就从里面出来,心里面那叫一个郁闷。

龙飞一脸愁容道,“难,难,难,你父皇给我出了个难题。”

八皇子竖起耳朵,还以为父皇责罚这个混蛋了。

谁知道,龙飞盯着七公主却是道,“你父皇要招我为驸马,这可如何是好?”

“啊?”

七公主,李瑾萱还有后面偷听的八公主先是一愣,继而都叫了出来。

七公主的小脸通红,神色变了又变,害羞的一下都垂下了脑袋道,“你个家伙,这有什么难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龙飞见她那欢喜的模样,本想找个借口推辞此事。

结果话到嗓子眼,硬是没有说出口。

李瑾萱掩嘴一笑,高兴叫道,“这么好的姻缘,真是天注定的啊!姜公子,我家公主对你有情,你对我家公主有义,有什么好为难的?”

八皇子在后面大吵大闹,一阵哀嚎,“父皇,你这是引狼入室啊!这小子包藏祸心,你怎的让他进咱们家门!”

龙飞一头汗水,他也不想进来当驸马啊!

此事,显然不受他的控制了。

帝君很快给礼部下了法旨,礼部领旨后,部轰动,连忙下发公文通知下面的人知晓。

七公主,可是帝君最宠爱的女儿。

七公主大婚,那绝对是九天城的第一要事,第一喜事,第一件要大办的婚事。

一时间,消息传遍四方。

姜家上下得到此消息,都鬼叫了出来,“天道不公,怎能让这小子当了驸马?”

“帝君如此,放我们姜家于何地啊?”

“这要我们姜家如何自处啊!”

“……”

其他八族得到消息,同样也是一阵鬼叫议论。

有年轻弟子都趴在地上,嚎啕大叫,“七公主是我的,怎可如此?”

“女神,你怎可嫁给一个边关弟子!”

“我乃九族贵胄,七公主该嫁给我才是啊!”

“……”

凌霄宫外门得知此事,一时间轰然大闹了出来,简直跟过年一样。

有人连鞭炮都放了起来,大呼小叫,“老大太牛逼了!不但没死,还当了驸马了!”

“信老大,得永生!”

“老大要是回来,我马上去拜见!”

“老大万岁!”

“……”

一群崇拜者奔走相告,心里只有服气,羡慕,恭喜,没有半点嫉妒。

因为龙飞已经爬到天上,让人都嫉妒不起来。

是问年轻弟子里,上古至今,哪个能有龙飞的造化。

直接从一个一年级新生,成为帝君亲传弟子,当朝驸马。

身份尊贵,无人可比!

皇宫外面的大门口,一年轻女子跪在外面,正举着一个写着冤枉的牌子,在为龙飞喊冤。

谁知道,从皇宫里竟然传出了这个消息。

她一时间心绪复杂,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伤心,先是坐在地上一笑,继而又红着眼睛大哭了出来,一个人起身默默的离开。

她正是白凤玲,费劲心思才来了九天城的皇宫外。

可是,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个消息。

“本该如此,合该如此。恒远大哥乃天纵奇才,我怎的能配得上他。七公主天赋惊人,身份贵重,她才是最合适恒远大哥的人。”

她满脸苍白,一路自言自语。

路过一个酒楼的门口后,一下都晕了过去。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