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猫是什么app

日暮,山远,江不静。

景不成景,调亦不成调。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最近几日一直在吹xiao的人,还是瀚抒。胜南其实很熟悉这箫声,也很赞赏瀚抒吹xiao的本事,即使他在很近的地方,也会把箫声吹得很远,让爱听的人越来越喜欢听,却又会在同时扰得不爱听的越听越烦心。可是,这位云雾山的结义兄弟,他终究还是没有回归抗金联盟,正在步步疏离,只会在每天夜里或清晨,间或吹xiao诉他心中的苦。情这一字,将洪山主的一生彻底覆盖。

又其实,哪里没有覆盖他林阡?

这箫声,比云烟所吹更断胜南肠,此时思及旧爱,无所适从,他在白帝城的街巷中没有目的地散步,一旦脱离了争战,他就很寂寞,夏天的风吹在身上,竟也一阵寒意。

忽然听见一阵轻微的脚步,还是有人在跟踪他……真的很熟悉,这脚步声。

胜南冷笑,是他熟人的,无论敌人还是战友,都太多太多了,这一位,又是一个女子。

一转身,一道白影忽然消失在街角,胜南心念一动,不由自主地跟上去,停于适才白影消失的地方,白影早便去无踪。难道是她吗?她逃跑的,却是他追逐的终点?但若是她,怎么又如此躲躲藏藏,不肯出来相见,他和她,明明可以正大光明地相见,应该不是她……

胜南苦笑,应该不是她,玉泽啊玉泽,你究竟是美玉,还是坚冰……



江水声,撼狭谷。

此时此刻,蓝玉泽站在峰与天关接的夔门欣赏江天,却让自己掌控局势的男人在婉约的箫声里空守孤寂。

果子才是最可爱

离自己十七岁的生日还有一个月,他十七岁的时候,第一次遇见她。

“想不到,你竟然在跟踪胜南……”

命运真的很奇怪,给她蓝玉泽安排了另一个人守护,这一守护,就是将近一年。直到她看见胜南的时候,也总不知不觉会忆起这个人的影子。

她沉默着,没有回答他。

“为什么跟踪胜南?你想见他了,是不是?那就光明正大地见他呀,为什么要跟踪他,为什么他发现之后你又躲起来?”宋贤不解的语气里尽皆关心。

“谢谢你刚才没有暴露我。”玉泽掩饰不住又激动又害怕的心情,想起刚才差点被胜南追及,既快乐,又矛盾着伤感。

“玉泽,我越来越不懂,你想他了是不是?那刚才就该站在那里等他!”宋贤气恼着,“我真不该帮你闪!”

玉泽摇头:“我想他又怎样,那八月十五的期限,是我定的。我却自己违背,岂不可笑……”

“傻子!你们两个都是傻瓜!”宋贤怒,他二人就为了这个八月十五,明明都想见到,谁都没有先低头承认思念,“胜南不见你,是在乎你的感受,是尊敬你的决定,所以没有敢打破这期限,那玉泽你又在乎什么?!你才不会是为了什么可不可笑,你大理第一美女的蓝玉泽,几时在意过这些低俗的问题!”

玉泽微笑:“是啊,其实我在乎的,哪里是这些……”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玉泽黯然神伤,显然是有心事。

“在海州,你和胜南约定期限迟缓感情,说什么你害怕流言不敢继续,我也不信!”宋贤问,“你把原因彻头彻尾告诉我,我看一看能不能帮你。”



玉泽走了几步,突然轻声反问他:“宋贤,有没有觉得,胜南有些变了?”

宋贤一愣:“他变了?他哪里变了?”

玉泽眼神中尽是不舍:“我最近几日远远观望他,只觉得,林阡非胜南,胜南非林阡。他变了,以前有些话有些事他不会做,有些心情他也不会表现得出,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感觉真的不一样。”

宋贤自然没有发现她话里任何一个改变之处:“他没有变啊……就算他地位变了身份变了,其实他本质还没有改变,他从前是韬光养晦,现在终于可以领导江湖,虽然气势上的确和从前大不一样,可是这不妨碍他一如既往地爱你。”宋贤听胜南说过玉泽的性格,说她多愁善感,总是要把一个问题想深了想远了,其实是真的,宋贤心里想,玉泽真是喜欢自扰,胜南哪里变了,只是在成长罢了,再说玉泽当年只见过胜南五天,不可能对他有方方面面的了解,没有然看透他而已。

玉泽噙泪摇摇头,那使得胜南离开从前的原因她也清晰,是胜南身边的女人,是她令胜南渐渐地打开了心扉,和从前自闭的胜南不一样了:“自己的男人性格改变了,却不是因为自己改变的。宋贤,我真的,有些难受……”

宋贤愕然,玉泽的这句话暴露了她的脆弱,宋贤想不到,在海州玉泽拒绝胜南的理由,其实再简单不过,是出于女人的嫉妒,或者说,第一美女竟然也会有自卑?!

玉泽苦笑着继续说下去:“总败给自己,总觉得自己是不够好的,配不上胜南的,胜南身边的女人,那么优秀,那么体贴又温柔,用不着他担忧,从一而终地爱他陪着他,可是我却处理不好……因为一点流言就动摇。我也许,真的玷污了情爱,我从小到大就不懂,到现在也依旧不明白,怎么才能做好领袖身边的女人……”

宋贤皱眉,酝酿着安慰她的话,却连一句也说不出口,玉泽的语气里最多的是害怕,宋贤清楚她幼年时候算命先生的断言,说她不会投入任何一段深爱,也清楚当时玉泽对胜南移情别恋,正是因为胜南给了玉泽一份远离风口浪尖的安感,可是现在,一切又开始起变化,可纵然如此,玉泽都不应该产生自卑啊……

玉泽轻声哽咽:“胜南来海州的前几天,我根本就睡不着,我什么事情都想不通,好不容易睡了一觉,还做了一个噩梦,梦里面有个白衣人一直在指责我,指责我什么都没有做,却牢牢占据着别人的感情,惹了徐辕一个还不够,还要再亏欠别人,可是林阡身边的女人就是不一样,从来都只给林阡带来快乐,不像我,只给他牵挂只给他担心……”

玉泽其实是这样的女子,宁愿一个人背两个人的罪,也不把自己的心事说与谁……

一向乐天的宋贤,每次触碰玉泽的忧愁,都不得不连声叹气:“可是,这句话要让胜南说又不一样了,别的女子给胜南带来快乐就够了,你蓝玉泽就要占据着他牵挂又怎样,就算胜南一直担心你可是他担心得心甘情愿又怎样!既然你二人都不是因为流言,那就好办多了!你可知道,胜南今天早晨差点就死了,可是因为你的玉戒,他才复活……”

玉泽一惊,声音都有颤抖:“他差点就死了!?”

宋贤将事情粗略地叙述了一遍:“你看看你,说不想再让他牵挂的,却定了一个八月十五的期限,不是更让他牵挂你吗?他要真的死在中秋之前,看你如何后悔!”

玉泽没有笑,喃喃自语道:“那玉戒,真的还属于我么?”

“它当然属于你。就算你们俩的感情现在还不稳定还不牢靠,也许还达不到生死不渝的境地,可是这玉戒却专属于你和胜南,任谁都不可能填补。到今天为止,在胜南心里没有谁会及得上你蓝玉泽的高度!”

宋贤看玉泽展眉,知道她因为云烟而产生的自卑感正在减轻,暗自高兴,轻声继续劝慰:“玉泽,答应我,将来和胜南一起去短刀谷,一起生活。我会在红袄寨等你们经常回来,我杨宋贤是林胜南生生世世的兄弟,你蓝玉泽便是我生生世世需尊敬的二嫂。把所有烦心的事情都忘了,玉泽,过去的其实早就过去了,我们都该放下了……”

玉泽的不安渐渐散去,终于露出真心的笑容:“宋贤,谢谢你。也许是,那场噩梦虽伤人,也只是我日有所思、庸人自扰罢了,而从前的流言蜚语,想想也不算什么,应该和胜南一起去面对才是,不会的,不懂的,我可以向那云烟姑娘学……不然,可能真的会后悔遗憾一辈子……”

“这才对!”宋贤喜道,“想通就好,你和胜南浪费了半年的时间!真教旁人看了都心急!”



宋贤把她劝回了头,顿觉心里爽朗了不少,回看夜幕降临,江边野间倒是出现了不少闪烁飞舞的萤火虫,夏秋之际,这些生灵给久遭阴霾的江畔带来了不少生机。

“真美啊玉泽,我来捉几只给你看一看如何?省得你既害怕黑暗,又怕光亮。黑夜里,最好看的风景。”宋贤笑着,童心未泯地开始捉萤火虫,他笑得真的很开心,他终于摒除了他们三个人没有挑明的尴尬和暧i。



对啊,玉泽,你生生世世是林阡的女人,不该再让他担忧了,还是趁早打破自己下的期限……

玉泽微笑着走上前几步,胜南有宋贤这样的兄弟,应该也是不枉此生了。

天竟让我蓝玉泽遇见这许多的大好男儿,个个都重情重义,有时竟教我难分伯仲……遇见胜南已是几生修来的福气,想不到之后还会邂逅宋贤这般痴情的剑侠,依旧令自己觉得三生有幸,玉泽真的感谢上苍,玉泽也真的很知足……

玉泽抬头看夜晚古夔州美丽的天,不禁感慨万千,不觉泪已盈眶:为何在黑夜里天要送我一束光芒,告诉我应该热爱光明,再将它掐灭,然后奉献出满天的萤火虫……

这感慨,源自于内心的感动和感伤,宋贤爱错了她,宋贤太无私,她却只能对他铁心肠。可是,萤火虫终究不是黑暗世界的终结者,承诺要带她走出这片黑暗的,还是胜南啊,一想起胜南,心里就更加坚定,前所未有的坚定——

胜南,即使光明曾经被掐灭,纵然黑夜里萤火虫再美,我仍然还在期待,期待爱再燃烧一遍……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