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5i高清完整视频

最快更新缠魂乱最新章节!

竟然敢在我房门前就拉扯茶茶,要不是奶娘保护得及时,还不知道茶茶会受到什么样的欺负呢,还真当是不把我这个大夫人放在眼里,我虽然是上了点年纪了,也不比当年了,但是我的一双眼睛还是尖利得很呢,谁是人,谁是鬼,我看得一清二楚,像这种以下犯上的人,就应该严惩不贷,妹妹你说我这么做对不对啊。”虽然大夫人的话里并没有指名道姓地说二夫人,但是大夫人是看着二夫人说的,很明显这就是指桑骂槐。

二夫人听到这里也很清楚了,大夫人很明显就是知道了是自己欺负她女儿和下人,所以这次是专程来找她晦气的,但是她不甘心就这么任由大夫人处置了,也不动声色,只是顺着大夫人的话说,“可不是吗,这么做真的是太过分了,这不是在趁人之危吗。妹妹也觉得姐姐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再怎么做也不为过的。”大夫人听到二夫人终于说出自己心里最想让她说的话了,就说,“那好,既然你也这么觉得我既然是为了保护女儿,替她和奶娘出口恶气,怎么做都是不为过的,那好我们就好好算算这个账,你趁着我伤心无暇顾及家事的时候,带着你的一干侍女企图把茶茶带走,奶娘不肯放手,你还不依不饶地要拉拉扯扯,要强行把茶茶带走,我且不问你寓意何为,单单从你对我的女儿和下人无端动粗我就可以对你执行家法,如果你抗拒不从,那我就可以以王府当家主母的身份把你赶出王府去,永远都不准在踏进王府一步,你跟我们王府就老死不相往来。”二夫人心里暗叫不好,一个不下心中了这个老狐狸的计了,她就是像想逼着自己说出这种话,好顺着自己的话来整治自己,但是也别以为自己会傻到一下子就被她的狠话给吓唬住,乖乖束手就擒,任由她欺负。

于是二夫人就说,“姐姐,你这么说的话,未免也太过于无理了吧,妹妹我可是什么都没有乱说,是姐姐自己说想要找我倾诉倾诉的,我在病中还安慰姐姐呢,怎么现在就成了欺负茶茶的恶人了呢,王府上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这个二姨娘是极为宠爱茶茶的,我自己膝下无女就把茶茶当成是自己的亲闺女这么疼着,姐姐这么冤枉我,未免也太让人心寒了吧,还望姐姐以后说什么话都要三思才是,切记不要冤枉了好人才行。”二夫人的话若是不知情的人听到了,还真的以为她在大夫人那里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样,做了好人还要被无端端地恶意猜测陷害。

可是大夫人也不是第一天认识她了,自然也是知道她并非什么无辜的小白兔,若是三夫人那个不爱管闲事,只喜欢自己一个人端着的人说此事与她无关,或许大夫人还会考虑一下仔细想想是不是自己一时心急看花了眼,可是这话从二夫人这个财狼虎豹一样的女人嘴里说出来,怎么样都觉得她是害怕受到惩罚,百般言辞来给自己洗脱干系。大夫人不禁自己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说,“别以为你一口咬定说你是冤枉的,我就会傻到听信你的话,你还真以为我会感激你平时对我的殷勤吗,我知道,那都是你为了能在王府里站稳脚跟,不得已才对我嘘寒问暖的,但其实你在对我嘘寒问暖的时候,脸上在笑着,心里还不知道暗暗地用世界上最恶毒的话诅咒了我和茶茶多少次呢,你就是巴不得我快点死,好让你早点当上王府的大夫人,我可告诉你,二夫人,就算是我死了,这个王府的当家主母也不会轮到你这个在酒楼卖酒为生,就因为在外面跟别人学了点还没学到家就着急着在男人身上实验的狐媚本事,就飘飘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你就是个下贱的卖酒女,要不是老是一时糊涂跟你发生了一夜关系,你寻死要活的要赖着老爷,不然你以为以你的家世和姿色能进入王府当个小妾吗,我告诉你,要不是当初看在你对我整天笑脸相迎的份儿上,就算是你死在我的面前,我也绝对不会让你踏进我们王府半步,现在你进来了,还自以为跟我搞好了点关系就能在府里为所欲为了,如果你真的没有做什么很出格的是事情,或许我心情一好,还真的会劝说老爷有空多去看看你,毕竟你自己也算是不容易了,但是你居然这么沉不住去,要来触碰我的底线,是你自己自找苦吃的,可怪不得我心狠手辣,现在话都说开了到这个程度了,你自己说吧,是在这里跟你动手呢,还是到大厅去,让大家都看看,引以为戒呢。”

二夫人听到大夫人现在说的话已经是把她们之间的那层窗户纸都已经捅破了的,知道现在她们之间以后估计就只有无休止的战争了,再也不会像之前那样维系着脆弱却珍贵的相安无事了,她本想着要不就死皮赖脸一些,自己向大夫人认错,再给茶茶小姐和奶娘赔个不是,再惩罚惩罚自己手下的几个丫鬟就可以了,但是现在看来大夫人很明显已经不想再跟她虚情假意地“姐姐,妹妹”地喊个不停了。再者,虽然二夫人的出身和过往,王府里的下人们平时也总是茶余饭后地互相交谈过一些,大家也都清楚她以前是干什么的,但是二夫人一向很维护自己在下人面前的形象,所以大家也不敢当着她的面儿说什么,可是大夫人现在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她是个下贱的卖酒女,不是摆明了要让她难堪吗,就算这次之后大夫人还能让她留在王府,自己的地位也很尴尬了,在下人面前是个没点威严和说服力的主子,在老爷,大夫人甚至是三夫人眼里又是个不要脸的靠着手段上位的人,横竖自己都是难堪,所以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她想着自己在王府为了让自己能生存下去,也算是经营已久了,每天都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一点儿都不敢得罪了谁,已经是把自己的姿态放到最低了,可是就算是这样,也有不小心的时候,自己早上得知茶茶的病之后,太高兴了,一时没控制住,想要趁着大夫人无暇顾及茶茶和奶娘的时候,把茶茶抱过来,好好折腾一番,最好能生一场大病,自己“不小心”死掉,最后大夫人爱女心切,说不定还随着茶茶去了,自己就能名正言顺地成为大夫人了,可是自己这次做事太不稳妥了,居然会傻到在大夫人房门外欺负她们,还发出这么大的声音吸引了大夫人的注意,也算是自己不小心了。二夫人瘫在床上,什么都不知道了。

大夫人看到她这副样子,就知道她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就要被攻破了,但是她这次可不容许自己再这么轻易放过她了,本来她就只是个依附着自己才能在王府白吃白喝了这么多年,有时还要跟她分享自己的丈夫,她要是还算乖巧也就算了,偏偏还是个母老虎,这次看来不整治整治她,她是不知道自己在王府拥有的一切都是仰仗了谁才有的,就步步紧逼说,“怎么,二夫人,你平日里不是很嚣张的吗,怎么现在到了关键时候就一句话都不说了,你刚才不是很能说的吗,说的我都要有些惭愧,想着难不成真的是我看错了,错怪了你不成,但是现在从你的反应看来,我还真的没有冤枉你啊,想来也是我丢出去的那个茶杯把你砸醒了吧,这么说来,你还得谢谢我呢,不过我这个人一向喜欢助人为乐,你也不必谢我了。”说完就一脸深意地看着二夫人,嘴角还挂着一丝冷笑。二夫人虽然嘴上不敢说什么,都是心里还是暗暗骂,这个老妖婆,整天为害人,真是老不死的。大夫人倒是不在乎她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是急着要给她来点教训,就说,“我们也算是做了好多年的假情假意的好姐妹,今天,我给你一个选择,是想要鞭子抽呢,还是要棍棒打?”

二夫人这么一听,心想这个老妖婆还真是不怕自己死,说不定她就巴不得自己死掉呢,虽然说自己这些年也不得老爷欢心,对她构不成什么实质性的威胁,但是自己毕竟当年跟她抢过丈夫,她不怀恨在心是不可能的,只是没想到她居然能忍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一次性全都爆发出来了,那自己还不得被她的人活活打死啊。二夫人很不甘心,说,“大夫人,就算你是大夫人,是我们王府的主母,可是你凭什么没有一点证据就打我,万一就是你看错了呢,或者说是你对我怀恨已久,现在是伺机报复,那这样的话,我在你的棍棒之下,岂不是根本就没有活命的可能了?不过毕竟你是大夫人,你要是真的一定要打击报复我,想要置我于死地,我一个小小的侍妾也是敌不过你的手段的,但是如果你今天任由着自己胡来打了我,以后看你还怎么在王府继续维持你的伪善面孔,怎么在下人面前继续维持你的威严!”大夫人不禁要为二夫人的这段话拍手叫好,真不愧是一直在暗地里跟她斗智斗勇了这么多年,还能屈能伸的二夫人,说起狠话来也是很厉害的嘛,只是这样的话,在她这里根本就不管什么用,既然她这么蠢到要激怒她,那就不妨再做一个顺水人情,再给她多加上一个罪名好了,于是大夫人又接着说,“二夫人,你说我对你怀恨在心已久,是蓄意陷害你,那么我想问问你,有谁会觉得一个生下了府里唯一一个孩子,而且还是府里的大夫人的女人会有理由去记恨一个一没有家世,二没有孩子,三没有靠山的小妾呢,哎哟,我的好妹妹,你怎么脑子就没有平时这么好用了呢,平时你的小脑袋瓜子里,蹦出来的可都是我爱听的话,可是现在你净是想出一些我不爱听的话来,你不是找我要证据吗,好,我就给你证据。”

说完,大夫人就不再看二夫人了,而是把脸转向奶娘和茶茶,说,“奶娘,把茶茶抱上来,茶茶,不要怕,娘在这里,没有人敢欺负你的,要是有谁敢,娘就让人用带来的棍子和鞭子打她们。茶茶,你告诉娘,刚才在房门外推你和奶娘的人是谁,让你受伤了的人又是谁。”可茶茶虽然确实是受了委屈的,但是毕竟还是个孩子,刚才被欺负得有些后怕,所以有点不太敢说出口,大夫人就继续安慰她说,“没关系的,乖女儿,大胆说出来,你是我们王府的大小姐,你爹和娘都最疼你了,整个王府上上下下以后都是你的,你不要怕,要想个大小姐该有的样子,说出来是谁欺负你和奶娘的,娘这才能替你们做主,惩罚那个坏蛋。”茶茶在听了大夫人的话后,也果然有了些大小姐的样子,指着二夫人和她的侍女说,“就是她,是二姨娘带着一帮人过来欺负茶茶和奶娘的,可是那帮人里面茶茶就只认得这个侍女,就是她站在最前面,让一帮人上来想把我从奶娘那里拖出来带走,还骂茶茶是小贱种。”

二夫人听到了之后脸色大变,她急忙说,“大夫人,不是这样的,我没有这样做过,也没有这样说过,我真的没有,我是真心会对小姐好的,大小姐,姨娘没有这样对你,一定是你不小心看错了,大小姐,求求你快跟夫人说说,是你看错了,对不对。”可是茶茶就是一口咬定就是她干的,也不想原谅她,毕竟在茶茶看来,这个二姨娘平时经常来叨扰她和娘亲,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早上还带人来欺负她和奶娘,还敢打骂她,不能轻易原谅她。大夫人在知道了事情之后,就让奶娘带着茶茶先行离开了,毕竟下面的场景,她也不太想让茶茶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