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黄不收费网页

  温子洛急忙收回视线,不知为何她每次看到独孤西谟,怎会觉得他那视线中有种别样的感觉。仿佛是很熟悉,独孤西谟一早便认识她一般。

  只是她与独孤西谟今生第一次相见是在客栈,那时独孤西谟也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温子洛想了想,在客栈之前,她可真的是从来没有见过独孤西谟。

  温衡道与独孤瑞寒暄完,各自坐下。

  一时间略有些尴尬,只听独孤瑞道:“听说怀县的县主李安贪赃枉法,强取豪夺,搜刮了不少民脂民膏,更是将无辜百姓打入大牢,私自判了他们死刑。然而朝廷派去的人调查此案时,无论是牢中囚犯,还是曾经被李安欺负的人家都说没这回事,甚至那里的百姓还说李安是个好县主。不知温丞相对这个案件可有什么看法没有?”

  温衡道回丞相府本是想和独孤汐好好地吃一顿家宴,不想众皇子到来,太子竟又问他这件棘手的案子,心中自然是不高兴的。

  面上仍旧是笑着,如一阵春风般,道:“这个案子虽然难解,但自然有刑部的人去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臣想若这李安犯了法最后定然是要伏诛的。”

  温子妍似乎是来了兴趣一般,温声道:“我虽然深居于闺阁,但也听说过这个案子,好像都已经过去了两年,仍旧是没有一点头绪。”

  温子妍淡淡的看了太子,独孤西谟等人一眼,顾盼生辉,腮若桃红,眼中带着点点笑意,娇羞动人。

  独孤瑞本性好色,见温子妍如此,心头也不由得一荡。

  独孤瑞道:“既然妍儿也知道这个案子,不知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独孤瑞一说,倒又引起了众人的兴趣。

  温子妍红着脸,低声道:“妍儿深居闺阁,哪里会有什么想法。”欲说还拒,但见自己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心中立即又得意了起来,她温子妍永远注定受万人瞩目,区区温子洛又算得了什么!

   森林中的那一抹余晖少妇愁绪

  独孤玉泽从怀中拿出折扇,轻轻打开道:“妍儿有什么想法不妨直说。”

  温子妍笑道:“听说审判大人也曾捉了那些死刑犯的亲属,威胁他们说实话,只是那些死刑犯仍旧是三缄其口,说那李安是好人。案情也因此没有进一步的发展。依我看,这些死刑犯无一不是牵扯上了命案,若是叫人假扮成那些曾经枉死的人,借以天时地利人和,将那些死刑犯吓上一吓,待他们被吓得六魂无主的时候,也不怕他们不说实话!”

  “好,妍儿果真说得好!”温子妍话音一落,太子独孤瑞便立即拍手叫好。

  独孤玉泽,独孤西谟纷纷看着温子妍并不作声。

  温衡道想了想,道:“你这个办法虽是旁门左道,但说不定真的便能逼出实话来。”

  “明日派人通知那审判大人,让他用上此法试上一试,若是破了案,这可就是妍儿的功劳了。”独孤玉泽合上折扇,笑道。

  温子妍却是低了头道:“什么功劳不功劳的,这不过是妍儿一些随便的想法罢了。”说罢,眼光却是落在了独孤西谟身上。

  长这么大,她倒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传闻中的六皇子。说什么独孤玉泽是十大公子前三甲,只是这些人都没有见过独孤西谟罢了。只是虽贵为皇子,出身到底是低了一些,又没有什么作为。

  独孤西谟却仍旧冷着一张脸,至始至终没有正看过温子妍一眼。

  温子洛却是轻轻一笑,微微摇了摇头。只是这个细微的动作一丝不差的落在了独孤西谟的眼中。

  独孤西谟道:“二小姐似乎不怎么赞同。”

  众人立即看向温子洛,温子妍脸色变了变,什么都少不了这个贱人来和她争风头,她倒要看一看这个温子洛难道还有比她更好的办法不成!

  “二妹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是有更好的想法,倒不如说说出来让我们大家都听上一听,可不要藏着掖着。”

  温子洛心中叹了口气,这个独孤西谟似乎是要报上次她毁了他千味楼的仇。

  只是温子妍既然主动挑战,她也不会示弱。

  独孤汐见温子洛不说话,心中怕她难堪,立即道:“洛儿才回来,年纪又小,能够有什么想法,大家莫要逗她。”

  如姨娘心中冷哼一声,进府这么多年可没见她替谁说过话,果然是母子连心!

  随即笑道:“洛儿自幼在圣天寺长大,听了不少佛经礼义,典故知识,大师讲座,想来受过的推理熏陶不少。洛儿若有什么想法,尽管说便是。你和妍儿都是为娘的心头肉,你们聪慧自然也是为娘的福气。”

  独孤汐听罢,低下头去,说到底这毕竟是别人的孩子,可是她心底是真的为温子洛好。

  温衡道见独孤汐被如姨娘暗骂,心中自然恼怒,但也是好奇温子洛会有什么想法,道:“洛儿若是想说什么尽管说便是。”

  温子洛看向独孤汐微微一笑,随即道:“刚才听你们说,无论是死刑犯还是曾被李安欺负过的人都说李安是个好县主,这便是矛盾点所在。既然被欺辱诬陷了,又怎会说他是好人呢。再则,对于一个即将死去的人来说,家人无疑是最重要的,但若他们真的是被诬陷的,那为何要冒着家人受危险的风险,仍旧说那李安是好人呢?”

  温子洛见众人都在认真听着,继续道:“而且他们连自己家人受害都不曾改口,又是将死之人,怎会因为被鬼魂吓住而说出真相,况且人也不一定是他们杀的。”

  “那你说,要如何才能让那些死刑犯改口!”温子妍见自己的方法被推翻,立即变了脸色,强忍住心中的怒火问道。

  温子洛仍旧是不慌不忙,气定神闲道:“问题便是在这儿,如何才能让这些死刑犯改口。但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些死刑犯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改口?甚至连那些曾经被欺负过的人都说李安是个好人。我想有两种可能。”

  温子洛站起来,道:“一,便是李安真的是个好官,那些死刑犯也真的是犯了刑法的死刑犯。而之所有有人会说李安是个贪官,可能是李安被自己的仇家所陷害。”

  “二,听闻怀县虽然是个县城,却是与一个镇一般大小,那里盛产矿石,人少却是富饶。李安极有可能接到密报说朝廷会派人来查他,所以提前派人将怀县的所有人都给送到他处,再从其他地方移来百姓,嘱咐他们李安是个好官,牢中的死刑犯亦是同理。所以无论官差如何查,查出的结果都是一致的。”

  温子洛说完,众人纷纷陷入沉思。

  温子妍却突然指着温子洛道:“将全县的人都移走,这怎么可能,二妹可别在这里想不出办法,就睁着眼睛说瞎话,乱编些荒谬的话出来。”温子妍说得温柔,可嘲讽之意立显。

  温子洛却是微微一笑,道:“我说过怀县人口少。请问可有人知道怀县总共有多少人口?”

  “全县总共人口一千余人。”独孤玉泽道,手中折扇轻扇,嘴角挂着一抹笑意。

  温子洛道:“怀县富饶,若是李安经常搜刮民脂民膏,想要将这一千多人口移去他处,再从别处移来一千多人并几个死刑犯,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独孤盛国的死刑犯向来是只登记姓名地址,并无画像,这也是李安利用的一个漏洞。只要他对那些死刑犯说会好好地照顾他们的家人,他们自然是三缄其口的。但哪怕官差用他们的家人相逼,那些自然也不是他们真正的家人。这样你可懂了?”

  “好好好!”独孤瑞见温子洛小小年纪便又如此心思,加之容貌非常,长大后必定也是沉鱼落雁之色,心头更是欢喜,笑道:“丞相府果真是卧虎藏龙,一个比一个厉害。”

  独孤瑞一番并不怎么通畅的赞美的话,听在温子妍耳中却是异常的刺耳,想不到她竟然输给了这个在寺庙里长大的野丫头。

  她可是受教于最有名的女夫子,怎么能够输给她!温子妍心头火起,在看到如姨娘隐忍克制的眼神后,面上却仍旧笑着,道:“妹妹果然好心思,还害的姐姐替你好一阵担心。”

  温衡道大笑道:“洛儿好样的!明日为父便派人照你说的去查,不怕查不出事情的真相!我倒要看看是谁在给李安通风报信,提前做好了部署!”

  “到时候查出事情的真相,二小姐可还真的是造福了一方百姓。虎父无犬子。温丞相的女儿果然个个都是好的。”独孤玉泽笑着说道,折扇轻扇,眉眼中全是亲切,看起来当真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独孤西谟看着温子洛,冷冷的嘴角浮出一抹笑容,似乎是赞赏,似乎竟又有一丝宠溺。

  温子洛微微偏过头去,越发觉得不能看独孤西谟的眼神,总觉得有古怪,难不成上一世她与独孤西谟之间还有什么事是她忘了的。

  温子洛笑道:“身为独孤子民,为国解难乃是本分。就是不知道洛儿的方法管不管用了。”

  老夫人看着温子洛,长长的舒了口气,心中似乎有块石头渐渐地放了下来。

  “瞧这谈着国事,要是再不吃,这才上的菜便又有凉了,这家宴虽说是要吃的长久,可也不是这样的吃法。”如姨娘看着众人笑道,仍旧一副女主人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