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成人版相关软件

苏风暖听闻许云初这样说,便不再客气,张口便又交代给了他一堆事儿。

许云初听她说完,不由失笑,“你可真是不客气!”

苏风暖无奈地一笑,“燕北这一回损失惨重,论繁荣,最起码倒退了五年,我二叔要安排人修建破损的燕北城,而我要做的就是安抚城内百姓,尽快地恢复民生经营,经营复苏,才能带动整个燕北复苏。事情太多,我若是如今跟你客气,我待全部安置妥当,最少要几个月才能回京,一旦今年雪大的话,我怕是更晚才能离开,兴许过年都要在燕北待着了。”

许云初了然,意有所指地道,“若是你一直待在燕北,京中该有人着急了!”

苏风暖诚然地点头,“是啊!所以,还是要尽快着手做。”

许云初一叹,“战争最是残酷,可是古往今来国与国之间,为争土扩地,争锋夺利,为野心,为王权,总有欺强霸弱者,不得和平处之,不顾百姓之苦,枉顾苍生性命。”

苏风暖也一叹,“古来定律皆如此,人弱被人骑,国弱被国欺,也是莫可奈何之事。”

许云初道,“好在皇上圣明,已然知道国风不整不得已久安了,举朝上下齐心协力,定能让我南齐国富兵强起来。只是得需要时间。”

苏风暖点头,“但望父亲这次狠狠地打北周,攻下虞城后,再大举西进,夺北周几个城池,让北周老实些年。”

许云初道,“恐怕不易!数月前西境一场仗已经让国库空了大半,如今燕北一战,虽然未动用朝廷多少物资,但朝廷多少也要增援,如今西境再开战,如今已经快到深秋,转眼就会入冬,士兵们都要更换棉衣等物,马匹过冬也要储备,恐怕难以支撑苏大将军大举攻打北周数城。”

苏风暖不置可否,“全依靠朝廷供给,早先西境那一仗都打不下来。我数月前离开西境时,恐防楚含在西境二次兴兵,暗中储备了物资,够父亲打这一仗的,攻下三座城池,应该不是难事儿。”

许云初闻言讶异,“你私下做了储备?据我所知,西境百万兵马,军用耗费十分庞大。”

韩国大胸妹子LOL女枪COS双峰撑爆小可爱

苏风暖点头,“是啊,可是大将军是我父亲,自掏腰包也是没办法的事儿,总不能让我父亲无粮可用,无衣可穿,战马无草吧?”

许云初闻言颔首,微带敬佩地一笑,“姑娘智慧卓绝,心怀大义,令人钦佩。”

苏风暖摆手,“别夸我,我也没那么高尚,只不过我有一个舍家为国的父亲,不想让我娘守寡而已。”

许云初失笑,“姑娘虽然言语无忌,不过这些都是说辞罢了,心中若没有大义,不会在乎百姓生死,更不会在乎士兵吃饱穿暖。”

苏风暖一笑,“全当积德行善了,为我在乎的人,多积点了福祉。”

许云初想问你在乎的人是叶世子吧?不过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浅浅一笑。

二人就此商定后,许云初便离开报堂厅,召集御林军统领、章林等人安排为燕北城百姓储备入冬所需的干柴之事。

御林军赵振匀自从来了燕北后,十分敬佩苏风暖、苏镇以及燕北苏家人,在他看来,能保住燕北,让北周退兵,真是一个奇迹。若北周攻打的不是燕北,而是寻常内地的任何一个城池,早就破城了。

章林更是对苏风暖敬服得五体投地,对燕北苏家的所有人也十分钦佩,苏镇带着伤咬着牙一直支撑数日,日夜不歇,他都看在眼里,就连早先他以为的娇生惯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燕北王府的小郡主,在那日攻城时,带动城内所有人筹备油布油纸等物,跟着打仗,也让他扭转了看法。

不到燕北,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血气骨气。

所以,赵振匀和章林一听许云初提到为燕北百姓们储备入冬干柴之事,都十分干脆痛快地应承了下来。

当日,一万兵士留在城内听从苏镇指挥,重新修建燕北城,一万士兵听从苏风暖安排,沿街清扫街道,处理将士们的抚恤伤亡以及帮助百姓们修整门面等一些杂事,三万兵马出了燕北城,赶着大车,前往风口山的山林里拾取、砍劈干柴。

北周军退去后,燕北所有人各司其职,为修葺重建恢复燕北城干的热火朝天。

皇上派来的轻武卫到了燕北城,便看到了士兵民众们一起忙忙碌碌的情形,可谓是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城门正在修整,封闭不通,想暗中进城也做不到。

于是,轻武卫拿出令牌,亮出身份,收兵见了令牌,立即禀告给了苏镇和苏风暖。

苏镇连忙放下手中的事儿,亲自到城门,轻武卫来了四人,他将四人一并请进了城。

苏风暖听到有人禀报时,正在书房整理抚恤将士的名单,先安排抚恤城内府兵们的伤亡家属,京麓人马的名单留后待回京后承禀给皇上。燕北府卫折损四万八千一百二十人,这些人,虽有一部分是孤儿,但绝大部分还是有家的燕北儿郎,为燕北尽忠,家中亲人,理当厚待。

她从堆积如山的名录里抬起头,对禀告的人问,“禀告二叔了吗?”

那人颔首,“已经禀告给世子了!世子前往城门迎接了!”

苏风暖点头,“好,我知道了!”

那人一怔,见苏风暖没有起身的打算,试探地问,“大小姐,您不出去相迎吗?”

苏风暖道,“不必相迎,让二叔先招待着,我完事后便去报堂厅见他。”

那人应是,立即去了。

南齐建朝以来,每代皇帝身边都有暗卫,当今皇帝的轻武卫不轻易派出,一旦派出,就是执行皇上吩咐下的十分紧要之事。

苏镇迎接到轻武卫,问明来意后,他顿时面色有些凝重,道,“昨日我已经向皇上递了奏折,想必皇上还没看到奏折。关于安国公府二公子之事……二公子在燕北火烧了北周大营两大粮仓,立了大功,又救了我性命……”

为首的轻武卫一怔,看着苏镇,“世子的意思是已经向皇上请旨要保陈二公子?”

苏镇点点头。

轻武卫闻言沉声道,“安国公府和景阳侯府两府通敌卖国,株连九族,其罪不赦。陈二公子虽然在燕北立了功,但我等奉皇命而来,也要先将二公子带走,若皇上对其将功抵罪,也要回京论判。”

苏镇闻言道,“陈二公子受伤极重,性命垂危,还是多亏了缘缘医术高超,才将他救回一命,已经昏迷三日了,如今依然未醒,不能移动,空妨碍性命,这带走怕是……”

轻武卫扬声问,“缘缘?”

苏镇连忙道,“我的侄女苏风暖,小名是这个。”

轻武卫闻言立即道,“卑职等来燕北,除了擒拿陈二公子,还奉皇上之命有一桩要事要当面交代苏小姐,还望世子引路。”

苏镇闻言点头,“她就在燕北王府,我带你们去。”

轻武卫颔首。

苏镇带着轻武卫来到燕北王府,听闻苏风暖在书房,便带着轻武卫来到了苏风暖的书房外。

苏风暖听到了动静,从窗子向外看了一眼,又埋首处理手边事儿。

苏镇来到门口,叩了叩房门,喊了一声,“缘缘?”

苏风暖头也不抬地道,“二叔,您先带轻武卫去报堂厅喝茶,远途奔波而来,一定口渴了,我稍后就完事儿。”

苏镇回身看向轻武卫,“几位请先去报堂厅吧!”

为首的那名轻武卫恭敬地道,“苏小姐,皇上有一件要事,说见到您后必须尽快交付给您。”

苏风暖闻言想着皇上可真是看得清她,千里迢迢也不放过她,她道,“你进来吧!”

那名轻武卫推开门,进了书房。

入眼处,苏风暖坐在桌案前,她面前的桌子上、地面上,都堆叠了厚厚的一摞纸张,他扫了一眼,见所书皆是战亡将士抚恤单,他愣了愣,一时无言。

来到燕北后,才知道燕北境况之惨烈,对比京中依旧繁华来说,燕北可谓是千疮百孔,满目苍蝇。

他暗想,京中的人虽然知道燕北起了战火,军情紧急,北周大军侵犯践踏燕北土地攻城掠地,但一定想不到燕北破碎至此。他们轻武卫以前也是来过燕北的,那时候的燕北繁华不亚于京城。

苏风暖见轻武卫半晌没说话,她抬起头,看着他说,“燕北五万府兵,只剩两千人,几乎全部折损。这些堆叠的每一张纸,都是一名府卫的生平所书。四万八千余张纸,纸虽然很薄,叠在一起,竟然也这么厚,更何况四万八千人了。”话落,她又道,“除了燕北府卫折损这些外,我带来的京麓兵马折损两万,御林军折损一万有余。西境援军三日前打退了北周军,但也折损过万。”

轻武卫闻言顿时解下腰间佩戴的腰牌,哀默地垂首,以示哀悼。

苏风暖放下笔墨,站起身,“皇上有什么吩咐请说吧!”

------题外话------

这是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