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密的入口在哪里

甘地尔被直接关禁闭,这个决定让多罗一族上下都很吃惊,上一次甘地尔被关禁闭是因为他擅自离开魔域前往外海,这行为实在太过疯狂,多罗族长险些要被他如此狂妄无知的举动气疯,这才将甘地尔关禁闭,当时全族上下也理解多罗族长的心情,甘地尔上一次的确应该被关禁闭,但这一次就不同了啊!多罗族长刚出关不久,甘地尔只不过见了一面,就被关禁闭,这速度……甘地尔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多罗族长如此愤怒?

“尊敬的附魔导师,甘地尔被关禁闭了!”这个消息也很快传达到怜这里,本家青年的几个哥哥急匆匆的赶来,很担心甘地尔这一次到底是怎么了,现在能够帮助甘地尔的也只有怜了。

“被关紧闭?因为什么?”怜迅速开口询问,开始往外面走,脑海中设想了一万个可能,这才前后多大的功夫,小尾巴怎么会被关禁闭?隐月在一旁表情也很凝重,“那小子是做了什么事情惹的多罗族长不快吗?”

“不可能啊,幺弟才去了不到十几分钟,能做什么事情?况且幺弟很希望见族长一面,也不太可能惹族长生气啊!”本家血脉的几个哥哥快要急疯了,“甘地尔上一次被关紧闭身体虚弱了不少,好不容易才调养好的,虽然他现在实力不弱,但被关禁闭也不是一件好事!况且我们听说这一次族长下令,要关幺弟很长时间!”

“带我去见多罗族长。”怜迅速开口,几个本家血脉的哥哥连忙点头,生怕怜的脚步慢点甘地尔便会出事,怜在他们的带领下一路急匆匆的往多罗族长房间走去,刚走到外面便碰到了迎面出来的索拉和布森,两位大人物见到本家血脉的几个青年当下知道他们是为了甘地尔而来,刚要开口劝他们回去,却在下一秒见到了跟在后面的一抹金发。

“她回来了!”布森忍不住低吼了一声,索拉的呼吸也忍不住乱了,真是太想不到了!在他们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回来了!布森和索拉快步迎了上来,“谢天谢地,你终于出现了!”

怜也顾不得寒暄,“甘地尔发生了什么事情,多罗族长为什么要关他禁闭?”

索拉和布森都是一愣,她这么急匆匆的赶来当然是为了甘地尔那孩子,“这个说来话长……跟我们进来吧。”索拉招招手,示意几个本家青年可以离开,怜回头,“甘地尔的事情交给我,虽然这是你们的家务事,但甘地尔也是我的学生,他如果有错我这个当老师,也不可能不管不问,如果他没错,我也不会让他就那样一直被关在里面。”

有了怜这番话,本家血脉的几个哥哥都放下心来,他们都离开之后索拉不禁无奈笑了,“既然是我们的家务事,你怎么说的这么狠?”

怜和隐月跟在索拉和布森身后大步走了进去,巨大的门扉被推开,怜冷冷开口,“家务事我不管,也不想插手,然一旦涉及到甘地尔,那就要另当别论了。”

布森尴尬的扯扯嘴角,另当别论?是不能砰一分一毫吧。

见到多罗族长的时候怜是有些惊讶的,他看上去苍老不已,但明显就不是这样的年纪,身体虚弱的可怕。怜有些吃惊,隐月当下看出了症状,“他的身体就好要被邪术掏空了,多罗家族虽然在实力上一直没有起色,也不至于以这样的方法去追求。”

梦幻粉红少女心美眉唯美超清写真集

多罗族长抬眼看了看隐月,“是啊年轻人,你说的不错,这一切都是我太焦急了,咳咳。”

“多罗族长的身体虚弱到这种程度……”怜皱眉,“加里奥知道吗?”

索拉和布森都摇头,“加里奥不知道,之所以关他紧闭也是族长的一番苦心,只是那孩子还太小,但族长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将关禁闭的事情同怜说清楚,怜就此沉默,多罗族长当父亲的心思和自己的父亲又有何区别?当初不也是为了阻止自己踏上今天的道路,父亲做了一切?怜叹口气,“多罗族长,甘地尔早晚都会明白,关禁闭并不能让他理解你的苦心,甘地尔虽然年幼,但应该知道的他都知道,只是还没有承担一切的勇气。”

“我都知道,他还太小,我再如何着急也没用,我也相信自己的孩子可以做的更好,但一切太快了,真的太快了……”多罗族长开始剧烈的咳嗽,布森连忙拍打他的背部,索拉看着怜,突然单膝下跪,怜一惊,“你这是做什么!”

索拉没有起身,只是单膝跪地,“伟大的附魔师,我请求你,深深的请求你,希望你可以帮多罗家族一把,希望你可以帮我的老朋友一把!看在同为附魔师的份儿上,看在……你愿意挂名的份儿上!”

“要怎么帮你们?”隐月走上前,别说他对他们冷漠,如果要怜付出太多只为了帮助一个多罗族长,他当下就会拉着她走人,头也不回。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那就帮忙,但超过自己所能还要去帮,就叫做不自量力。

“不要误会,我们并不是要她损毁自身的利益,我们只是希望能够让吉尔家族出手。”索拉抬起头,“伟大的附魔师,吉尔家族对你如此看重,他们不会拒绝你的要求的。”

“吉尔家族?”隐月的神情一下子冷了,“老头子,你说的倒简单,什么叫不损毁怜的自身利益,你要求吉尔家族出手帮忙这一点,就足够让怜失去太多了!”隐月说的有些火大,太阳穴那突突的跳了好几下,“你们也清楚吉尔家族在魔域之内的地位,以怜的能力让他们只为了一个救一个根本不用在乎的多罗族长就出手,会不会太草率了点?你们自己心中也清楚,吉尔家族的出手,是要用怜的利益去交换!狡猾的老东西们,你们要求的还不叫多?”

龙族的瞳孔隐隐出现,隐月心中的怒火澎湃,想到怜再一次成为被人算计的对象,他就不可抑制的愤怒!怜也沉默,隐月说的不错,吉尔家族和她之间的事情,多罗一族怎么会清楚,切尔斯表现出来的态度让他们以为吉尔家族会为了她出手,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吉尔家族和怜之间的过节还在,若不是上古神魔的震慑,恐怕吉尔家族早就出手将她抹杀了。

又怕又恨,如果谁能够有这个胆量和能力教训怜,恐怕吉尔族王是第一个跳出来赞成的人。多罗一族根本不晓得这些真相,才会想当然的以为吉尔家族对怜十分重视,以至于到可以出手救人的地步。

索拉见怜一直沉默,当下心头有些失望,但依旧没有放弃希望怜可以应允,多罗族长剧烈的咳嗽一声,“索拉,算了,强人所难的事情不要再说了。”

“可是族长……!”布森看着多罗族长又虚弱的脸色,多罗族长摆手,“不要再说了!索拉,站起来。”

索拉看着多罗族长的眼色,还有怜仍旧沉默的姿态只有站起身,怜和隐月离开,隐月忍不住开口,“我不允许你用自己去交换那个老头子的健康!说到底他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已经为多罗家族做了很多事情,那个小尾巴有如今的实力和附魔能力,都是因为你,他们还想要什么?吉尔家族……他们要的还真是多啊!”

“隐月……”怜轻声开口,隐月直接打断怜的话,“不行!不可以!”

“隐月……”怜有些无奈,隐月此刻有些孩子气,“不可以!我不允许!如果你答应,说什么我也要带你离开这里,就算用绑的!”

怜伸开双臂,直接将这个莫名闹脾气的俊美男人抱住,旁边的多罗族人见到这一幕纷纷红了脸匆匆躲避,隐月也没想到怜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将他抱住,怜抱的很紧很紧,脸就贴靠在他的胸口位置上,自从在他的元气空间内留下了自己的一抹元气,她能更好的感受到他内心的情绪,最真实的情绪,现如今隐月再像从前那样说出违心话,怜已经完全不相信了。他说的是真是假,她比他还清楚。

“怜,你……”隐月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怜抬起头眨了眨眼睛,“先听我说完好吗?”

隐月心头的怒火渐渐消退,无奈的仰头,手忍不住将他的一头黑发弄乱,“好好,我知道了,我听你说就是了。”

怜笑呵呵的放开手,将隐月的手握紧,十指相扣,修长的手指彼此缠绕在一起,骨节和骨节之间是那样契合,仿佛天生他们的手就应该如此。怜看着隐月形状美好的手指,低声开口道,“我知道你对我的担心,也知道你因为什么而愤怒,多罗一族提出那样的请求,也是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但凡有任何其他可能,他们都不会那样开口请求。”

隐月听后叹息,“好吧,我也知道是这样,但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算计到你头上!”

怜低笑,“不是算计,而是他们的走投无路,我说过如果有别的可能,他们不会那样开口,虽然多罗一族的实力不济,但在附魔领域上魔域之内他们首屈一指,那样单膝下跪的请求,可是相当折损尊严的。”

隐月忍不住垂下眼眸,“这么说,你想要帮忙吗?”

怜沉思道,“我可以先和吉尔家族说说看,视他们的要求而定,如果超出我的能力,我也不会让自己犯险。”

隐月沉默,最后似乎还是败倒在怜的坚持下,“好吧好吧,我真的拿你没有任何办法……”

怜将隐月的手掌握紧,低声笑笑,“没有吧,你怎么可能会对我没有任何办法呢?”

隐月宠溺笑笑,如果真的对你有办法,我也不会让自己痛苦那么久,那样的舍弃最终还是放不下对你的这份爱。血脉里早已种下对你蠢蠢欲动的种子,只要见到你,便会骚动不已。

被第二次关入禁闭室的甘地尔面对几乎不透光的房间已经冷静了很多,他一直坐在那里连姿势都没有改变过,甘地尔内心是伤心的,那样短暂的时间里,那样短暂的谈话,除了满满的职责和怒骂再无其他,这就是很久没见过的父亲给他的全部,关禁闭,直到他承认他错了为止。

错?他到底错在哪里?若果那样也算错的话,他倒是宁愿一直这么错下去!

“幺弟!幺弟!”禁闭室外面响起了几个哥哥姐姐担心的声音,甘地尔动了动快要发麻的身体,“我没事,又不是第一次关禁闭,你们不要担心我啊。”甘地尔站起身走了几圈,嗯,很好,他上次私藏的小东西还在,下来的时间他也不会太寂寞就是了。

“幺弟!你快点认错吧!”几个哥哥姐姐都在劝甘地尔,甘地尔提到这个就一肚子火,“认错?我才不要认错!我又没错!我没错!”

“幺弟,不要这么任性啊!被关禁闭受伤的是你自己!”几个哥哥姐姐苦口婆心的劝,但甘地尔毕竟是小孩子,个性还很执拗,认准自己没错就死不认错!对!就是不认错!被关在这里又能怎么样,他自己还落个情景自由呢!

几个哥哥姐姐苦劝无果,也只能无奈离开,甘地尔气呼呼的坐在那里,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仰起脖子放肆的大喊一句,“老头子!让我认错你做梦去吧!有本事就一直将我关在这里,别放我出去!把我关到老死好了!”

“不需要将你关到老死。”怜的声音突然传来,禁闭室的门被打开,怜走了进来,甘地尔惊喜不已,“老师!”

怜看着禁闭室之内的陈列摆设,有哪个禁闭室布置的这么豪华,什么东西应有尽有,这叫做关禁闭?怜当下摇头,多罗族长还真是对自己的儿子下不了狠手。

甘地尔这一次学聪明了,往怜的身后看去,发现这一次隐月并没有跟上,甘地尔忍不住松口气,还有那个人妖没有跟来……怜看着甘地尔稚嫩的样子,思索了片刻郑重其事的开口,“甘地尔,我想要和你严肃的谈一谈。”

甘地尔愣了一下,随后有些难以相信,“难道老师也认为我有错?!”

怜摇头,“我如果认为你有错,当初就不会那样提升你,同一件事,在不同人的眼里有着不同角度,同样,你的父亲多罗族长也是如此。”

“他能有什么角度,他说我做错了,但是我就不明白我哪里做错了!圣泉和里瓦娜,那就是多罗家族的败类!他们两个离开对家族是件好事不是吗?父亲却让我道歉认错,凭什么啊!”

怜沉默,甘地尔只觉得自己心中委屈万分,“老师,我那么努力,一丝一毫都没有放松自己,这样的我都得不到他一句夸奖,相反得到的全都是他的怒骂,我还不如当初离家彻底,再也不回来!”

怜不由得叹息,这和当初的自己是那样相似,被当了15年废物所压抑的不满和愤恨毫无保留的都倾泻在父亲身上,她没有完全体会,但也体会够深刻了,在明白一切之后,她才明白父亲对怜。贝拉是有着怎样深沉的爱,这份爱,当初的怜。贝拉无论如何都是无法理解的。就如现在的甘地尔一样,多罗族长的用心良苦,他不是不能理解,而是没办法。

“甘地尔,这都是你的气话,不管多罗族长对你说了什么,他是爱你的。”怜看着甘地尔,有些犹豫要不要把多罗族长的情况告诉他,甘地尔冷笑,“爱我?我怎么没感觉到他有爱过我。”

怜看着甘地尔倔强的小脸,“甘地尔,你父亲他……已经病入膏肓了。”

几秒的沉默之后,甘地尔猛然扭过脸,那双眼睛瞪的溜圆,怜清晰的看到他的瞳仁在颤抖、闪烁,一种星星点点的恐惧在其中开始蔓延,一种巨大的信仰似乎在慢慢坍塌,甘地尔张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最后却笑了,笑的跟哭一样。

“说什么?病入膏肓?我的……父亲?!”

怜叹口气,“甘地尔,这件事……我也是才知道的,你父亲他……”

“父亲!”甘地尔发疯一样的向外冲去,但紧闭的禁闭室大门无论如何也不会打开,甘地尔疯狂的捶着、砸着、排着!“放我出去!我认错!我认错啊!放我出去!”甘地尔大声吼叫着,手已经在瞬间红肿,“老师!帮帮我!让他们放我出去!我认错!我认错!”甘地尔大吼大叫,手脚并用却无法对大门撼动半分,怜上前将他的身体扳住,甘地尔红着眼眶,刚才的倔强早已经消失不见,怜看见了他隐藏的清澈泪水,“老师,求求你,让他们放我出去啊……”

没人知道那个下午在禁闭室内,那个伟大的附魔师同她的学生说了什么,但多罗家族的人都清楚的知道,那个下午之后甘地尔变了,彻底的改变,多罗家族的真正巅峰也是自这个年轻人手上,开始崛起。

------题外话------

多罗家族的事件发展,你们懂的,按照一贯我的写作逻辑,怎么可能这么顺水推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