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视频分享版

   “喜欢吗?!”皇甫御的声音,突然从她身后传来。

   苏静雅猛然回过头望着他。不知是激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一时之间,她连一个字都讲不出,只得拼命点头。

   皇甫御见她点头,满意的扬了扬唇。

   这个花房,他真的废了很多心思。

   之前,他自己亲自盖过,可是,不过一个台风就给掀了。他不想送她一个太过容易被毁掉的玻璃花房,于是最终,他还是找专人来盖的。盖得极其的结实,哪怕经历几十年的狂风暴里,依旧会屹立不倒。只是设计图,是他亲自设计的。

   他一直记得,她写在日记本里的愿望,每一个都记得。每一个愿望,无非是想要跟他在一起,想他去美国接她回来,只有玻璃花房是个实实际际向他索要的实物,其他的,都太渺茫的,他能做到,却不能用手碰到她的面前,真实的让她感受到。

   皇甫御拉过她的手,将钥匙放在她掌心,微笑道:“以后,它就是你的。只有你一个人,拥有它的所有权。”

   苏静雅低头看着掌心挂着一枚用水晶雕刻而成的钥匙,尾部还是漂亮精致的蔷薇,她简直……心花怒放。

   拿起钥匙,她不停的看,不停的瞅,然后嘟着小嘴,小声问道:“真的吗?!你以后会不会跟我吵架,一气之下把它给拆了?!”

   “嗯……”明知道她只是开玩笑,皇甫御却皱着眉头,一本正经冥思起来,最后,还得出结论,“你惹我不开心,这绝对是极有可能的事情。所以……以后听话,别惹老公生气!!乖乖听话,你要什么,老公都给你?!”

   “真的吗?!”苏静雅大大的眼睛,亮晶晶的。

   “真的!”皇甫御点头。

   富二代带你遨游东京

   闻言,苏静雅本能的仰了仰头,沉默片刻,她低声说:“怎么办,突然好想要……天上的星星,老公,你现在去帮我摘下来吧。”

   皇甫御听了,也仰了仰头,看着深沉幽邃的夜空,他发出感叹:“这个嘛……等哪天你家老公变成超人,有那个能力把一坨巨石扛起来,就开飞船去外太空帮你带一个回来。只是……一块石头而已,有什么好想要的。”

   苏静雅有些哭笑不得,她瞪着他:“皇甫御,你就是在吹牛,你哄我开心,也不用把牛吹这么大吧?!”

   “除了星星,你换个其他的。”皇甫御被她质疑,有些不满。

   “那我要月亮——”

   “苏静雅,你还真能折腾。你干脆说,你想搬去外太空得了。”

   “这个提议,还真不错。这样吧,你准备下,我去招呼儿子,咱们一家人搬去外太空。”

   “……苏静雅,你是不是疯了?!”

   “不疯,能嫁给你吗?!”

   “……苏静雅,你这句话,有点欠抽。”

   “老公,我真的有特别想要的东西。”

   “除了星星、月亮、太阳,但凡能摸得到的,我力所能及的,我都能给你!”

   “真的吗?!”

   “嗯!!说说你想要什么!!”

   苏静雅从来不知道,跟皇甫御回皇城的第一个晚上,两人是拥在一起,坐在玻璃花房度过的。

   她将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无比认真的凝望着他,忽而一本正经地说:“其实,我所想要的东西加在一起,也不及……一个你!!”

   ****************************************************************************************************************************************************************************************************************************************************************************************************************************************************************************************************************************************************************************************

   早晨。

   苏静雅和平常一样,早早下楼给皇甫御和儿子们准备早餐。

   按照他们的喜好,一一把早点摆放好。

   “我吃饱了。”皇甫小爷闷闷不乐,成天黑沉着一张笑脸,冷漠的吐出一句话,转而跳下椅子,就往门口走。

   “哎,皇甫亿念,你才吃两口粥就吃饱了?!回来多吃一点!!”苏静雅喊道。

   见儿子没止步的意思,她站起身就要追出去。

   皇甫御拉了她一把,低声说:“吃你的早餐。让云姨帮他带点去学校吃。”

   “哦!”苏静雅见儿子这么不开心,她心里也难受,抬手抹了把乖乖巧巧吃早晨,将盘子和碗里吃得干干净净的球球,她发出感叹,“如果儿子有球球一半听话和懂事就好了。”

   云姨站在旁边,面无表情瞥了球球一眼,沉默片刻,低声说:“大少爷,昨天晚上老爷子打了电话回来,明天,他和二少爷从美国回来。”

   皇甫御听了,英挺的剑眉,当场就深深的拧了起来。不动声色吃着早餐,转而说:“你好好准备一下,把家里收拾干净。”

   “我明白……”云姨点头,再度沉默良久,她才再次开口,“大少爷,有一句话,不知道该讲不改讲。”

   “云姨,有什么话,你就说,别见外。”皇甫御说。

   “是!!”在说出那番话之前,云姨深呼吸了口气,明显是鼓足了十万分的勇气,她说,“老爷子一向家规森严,球球在家里,如果他看见了,会不会?!老爷子毕竟年纪大了,我担心……”

   皇甫御放下刀叉,犀利幽深的黑眸,直勾勾瞪向云姨:“我知道怎么处理。你去给小少爷准备一些早晨,让他在车里吃。”

   “是!”云姨被皇甫御的眼神,吓得不轻,赶忙颔首去厨房准备餐点。

   一旁默默吃早餐的苏静雅,听了云姨的话,她心脏,猛地紧缩起来,本能的看向坐在身旁的球球。

   圆溜溜黑白分明的大眼,正直勾勾盯着她,带着乞求的姿态。

   那脆弱惶恐的眼神,深怕他被赶出去一样。

   “乖,多吃点。”苏静雅对着他眉开眼笑,“吃饱了,妈咪带你去学校,跟哥哥一起念书,好不好?!”

   其实球球的本能反应是:不想。

   身体的残缺,让不过才五岁的他就懂得什么叫“嘲笑”。他不敢去人多的地方,只喜欢一个人呆着,活在他自己的小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