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app的看我

阿爆蹦到了我的面前,抬起那张我画的脸,激动地睁大眼睛:“是真的吗?小岚?!”

“恩。”我把装好泥土的瓶子放入包中,“有泥的地方一定可以种出植物,我会让女娲族造一个神器,可以把……”我抬脸看漫天的飞絮,“这些飞絮吸走,然后把这里收拾一下,相信可以给你们一个美丽的,干净的世界。”

“好,我等你。”欲/望大王像老大一样说完,转身飘然而去,黑『色』的衣袍像黑『色』的青烟在他身后无风自摆,他再次慢慢变大,像是一座巨大的黑『色』雕像像远方缓缓移动。

他们本是一团黑暗的能量,应该没有感情,没有意识,甚至,没有身体。可是,渐渐的,他妈开始有了身体,但是,他们和人间的野兽一样,没有人心人『性』,渐渐的,他们有了意识,有了自己的想法,或许,他们也曾『迷』茫困『惑』过,比如我到底是什么?

然后,他们有了愿望,也有了心『性』,就像阿爆,因为我给他画了人脸他能和我说话,而原本没有五官的欲/望大王也正在修成人形。

他们不是东皇造的,但是,他们产生了,他们成了真实的存在,就像彼岸花,这个世界的每一个生命,都有存在的权利。

“小岚,我们这里也会有人间的花草吗?”阿爆激动地问。

我点点头:“会有的。”

“太好了!我希望还有美丽的湖水,有天空,有白云,对了,还有闪闪的高楼大厦,唰唰的灯……”阿爆激动地说着,我以为他只向往花花草草的大自然,感情也向往人类奢华的大城市,“小岚,我很快也能修成人形的,大王说了,只要魔力足够强大,就能和他一样修出真正的五官了!”阿爆对未来充满期待,不过,他们大王那副五官可真是不敢恭维,或许魔族想修成人形更困难吧。

神族从不与魔族来往,即使有,也只是把他捉住丢回魔界,而从未与他们为友,或是真正尊重过他们,所以对他们的研究也仅仅是他们对人间的危害以及弱点。

既然,六界有六界的生存法则,多一些沟通,或许会对彼此有更多的了解,不会陷入纷争与战斗。

“等我好消息。”我拿出了一个琉璃灯,仙域的神子神女们可是送了我不少礼物。这个琉璃灯可以自动闪,和人间的镭『射』灯很像,既然阿爆喜欢闪闪的灯,我把这个送给了他,“给,这个给你。”我把灯放到地上,灯立刻闪了起来,『射』出了五彩缤纷的霞光。

初夏女生抿嘴卖萌下路上写真

“哇!”阿爆激动地绕着灯开始蹦跳,魔族们也围了过来。

这灯不算是真正的神器,最多是个装饰品,所以在魔界不会损坏。

我在闪闪的霞光中飞向天坑,提起手,小虫还咬着:“你还没咬够吗?”我把他放入手心,它再次卷成了西瓜虫,在我的手心里滚来滚去,玩得快活。

“好吧,你在我头上玩一会儿吧。”他在我手心里玩,我手用不成了,我把他放在了头顶上,这感觉怪怪的,我的头发里养条虫。

我感觉到他滚了下去,而且,他像是非常喜欢!在我头发里撒欢了!拱来供去,顺着我的头发再挂下来『荡』来『荡』去。

orz。他把我的头当草地还是花园了啊!

算了,随它吧,它不为祸人间就不错了,我只是牺牲一下我的头而已。

我飞入通道,手已经痊愈,东皇治好了我的伤,也恢复了我的体力,仅此,也看出他多么地强大,他在告诉我,他是创造我的主人,他想毁灭我也只是在瞬息之间。我是属于他的,他根本不担心我可以战胜他,因为,我连他的虫都战胜不了。

这真是让人气馁。

可是我夏小岚的字典里可不会有气馁两个字,我从凡人,到半仙,又到半神,直至如今,如果气馁,早失败了,也不会走到今天。

所以,我还要继续努力向前,即使东皇是我见过的最强大的敌人,我也一定能用我夏小岚的方式战胜他!

前方已经是出口了,辰的伤不知道怎样了,东皇一大把年纪居然也会用这种招数!但是,我还是会找到他的。

很好,你成功地引起了本宫的注意,让本宫主动来找你,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冲出出口时,辰,伏苏,诺,陌铭和将棪立时映入眼帘,他们竟是在出口等我。

“小岚!”伏苏和诺扶着辰朝我而来,陌铭和将棪也一起飞了过来。

我立刻看向伏苏扶着的辰,生气地看他们:“你们等我干什么?快带辰去疗伤!”

“看不到你他会离开?”伏苏看上去也很生气,瞥看扶着的辰,“真是固执!居然跟我们摆你会长的架子!”

辰双眉紧簇,显然在强撑,他眯着眼睛,眸光依然狠厉:“我是会长!你们就得听我的!”

“想死我们不拦着~~~”诺扬唇唇角,阴笑地看他,“缺了你,我再给爱妃找个男人~~~”

我去!

这三个男人到这种时候还斗嘴!明明彼此搀扶,那么同生共死,偏偏嘴硬谁也不服谁。

“你敢!”辰咬牙地说。

我也是醉了:“你们,你们就不能大局为重吗!”

“放心,小岚,辰的伤我们处理过了。”将棪让我安心地说,随手拿出了一个空的矿泉水瓶,“看,效果确实很好。”

“……”这方法是在神界普及了吗?!

“还是快回去吧。”我急急说。

辰费力地撑住自己身体看向我:“没事了吧。”

我点点头:“恩,没事了。”是暂时没事了。

身下的世界已经开始修复,善后小队给人类催了眠,冥界的鬼差忙着收那些命数已到不能复活的生魂,仙域的一些学生也帮忙修桥补房,但是,他们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像那次蚩尤大战后修复城市。

如果可以,我真想让这些记忆留在人类的心里,将这座城市也留给他们。

我们匆匆赶回仙域,仙域里很多学生因为看到我们而驻足,目『露』吃惊,似是很少能看见我们废柴屋成员和王殿成员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