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换机app最新下载

次日清晨,我刚做完早间的功课,就接到了岑思娴打来的电话,她说她和同事已经到了楼下,让我们收拾东西出发。

此时我们早饭还没吃,而李雅静和徐若卉两个人已经把早饭都做好了。扔了可惜了,我就问岑思娴他们吃早饭了没。

岑思娴说买的面包和牛奶,在车上吃。

我赶紧说,如果时间不赶的话,就上楼一起吃个早饭,我们也没吃饭呢。

岑思娴跟旁边她的同事说了几句话,然后就在电话里跟我说了声“好”,然后挂了电话没一会儿就和她的同事一起上楼来了。

这次跟着岑思娴一起来的一个男人,大概三十岁左右,差不多一米九的大个头,浓眉大眼,鼻梁很高。一看就是一个有福气的人。

岑思娴给我们介绍后,我们才知道她的这个同事叫方均浦,是她在灵异部门西南分局的助手,她以后负责的案子,方均浦都会跟着她一起查。

一起吃早饭的时候,我们自然又谈起了今天案子的事儿,我把我心中的那个疑问也是一一说给了岑思娴。

岑思娴点头说,她的部门已经开始查了,只不过还没有更多的资料,其中一点可能很快就有消息,我问岑思娴是什么,她笑笑说:“关于王满生十年前忽然得了精神病的事儿,我们组织里已经给了我一个名单。都是当年王满生突发‘精神病’的目击者,我们到时候亲自问他们,一定会有所收获的。”

我也是明白岑思娴为什么急着出发了,原来是有了线索。

吃了饭我们也就一起上路,方均浦和岑思娴一辆车。在前面带路,我们四个人一辆车在后面跟着。

从成都到我们要去的那个云贵交界小村子,光走高速就需要差不多十个小时的时间,下了高速我们先去一趟负责这案子的县局,看了看那四具诡异的尸体。

小女人沟轻轻露

这四具尸体尸气平和,无尸变之相,不过在他们伤口上,我却发现了同一股命气,这股命气极其微弱,我曾试着将其放入命理罗盘求卦推演,可却发现那点命气根本不足以维持到排卦成功就涣散了。

爷爷曾经说过命气太薄的人。经不起卜卦,因为命算一次,就会薄一分,所以命气微薄的人命理会有一种排斥成卦的自毁机制,通过牺牲一部分的命气来保护整个命的稳定。

而我现在遇到的情况,应该就是这样的,换句话说,这些尸体上留下的命气,是一个命很薄的东西留下来,从命气的种类上分辨,并非人、尸,或者鬼物之类留下的。

除去这三个,那留下这些命气的极有可能是精怪类别的。

爷爷曾经说过,精怪魄本不足。通过修为强化了精魄,才会渐开灵智,所以精魄的命气也有自己的特点,可究竟是怎样的特点,他却没有细说,只说我以后见到就知道了。

如今我见到了一种以往从来没有见过的命气,所以我就忍不住猜测这可能就是精怪类的命气。

我把自己看到的这些说给在场的人听,听我说完,王俊辉就小声问我:“初一,我们之前不是看过巨蟒化蛟吗,它们严格意义也是精怪,你觉得他们有相似之处吗?”

我摇头苦笑说:“那蛟蛇太过厉害,我根本探查不到它的命气。”

尸体这边我们并没有探查到太多有价值的线索,我只能说,杀掉这四个人的家伙手段太过干净利索了。

离开县城,我们就从省道转县道,县道转乡道又花去三四个小时的时间,所以等我们到那个小村子的时候晚上八点多钟。

我们来这边的时候,岑思娴已经通过一些关系跟这村里打了招呼,所以村委会的几间办公室早就给我们准备出来,成了我们的住处。

而且我们到了这边的时候,这村子的村长还在村口接了我们,还给我们准备晚饭。

通过介绍,我们也知道这个村长叫余忠国,也是王满生十年前突发精神病的目击者之一。

我们在村委会吃了晚饭也才九点多钟,余忠国很积极的配合我们的工作,就把村里几个当时看到王满生发病的人同时叫到了村委会这边。

男男女女十几个人,到了村委会他们就自顾自的聊了起来,因为都是说的本地的话,我们几个人瞬间脑袋就大了,这根本听不懂嘛。

我说让大家说普通话,他们就“呵呵”笑了起来,像是在害羞,好像是有些不好意思似的。

无奈我们只好让余忠国负责说主要的,如果他哪里说漏了,其他人再补充上,我们听不懂的话,余忠国再给我们翻译。

而在开始询问之前,我先问了余忠国一个问题,那就是王满生前不久回来租那个学校,他有没有认出王满生来。

余忠国摇头说:“没认出来,王满生这十年变化很大,如果不是接到上面通知,说我们这里死了的那个就是十年前来我们这里疯了的那个老师,我都没想到会是他。”

也是,王满生十年前在这里只待了一个月,村里很多人还都没有见过他,十年对一个人来说变化也不小,所以没认出来也是情有可原的。

问了这个问题之后,我就让余忠国讲讲王满生十年前来这里任教,以及忽然发病前后的所有事儿。

余忠国和十几位村民也就七嘴八舌的把当年的事儿给我还原了一下。

十年前的暑期,那会儿王满生刚从县里的一所中学实习结束,然后被分配到这边任教,因为他是外来的老师,而且说话风趣幽默,教学的方式又比较多样化,所以他来这里不到一个星期,学生们差不多都喜欢上了他这个老师。

可好景不长,大概过了半个月,就有一些住校的学生说,王满生半夜的时候经常莫名其妙地去学校的后坡沟里,差不多一待就是半夜,直到第二天清晨回来。

每次回来他都是高兴很,就好像在后坡沟里捡到了钱似的。上贞宏号。

后来这件事儿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了,有些学生更是直接问王满生去后山沟干啥,他吱吱唔唔半天只说了一声锻炼身体。

王满生一连折腾了一个星期,就因为休息不足,在课堂上讲课的时候给晕倒了,幸好只晕了五分钟他就醒来了。

不过从他那次昏迷之后,他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上课的时候总是给学生讲一些莫名其妙,谁也听不懂的话。

余忠国讲到这里的时候,我就问他都是些什么话,能不能有人说上一两句来。

所有人都摇头,然后余忠国说:“我听那些学生们说,王满生说的那些话,几乎每个字和每个字之间都没啥联系,谁也不知道他说的啥意思,更别说记下来了。”

我点点头让村里的人继续讲这个故事。

后来学校觉得是王满生太累,让他休息,顺便去医院检查下,可就在他离开学校的那天,他直接去了我们村里,站在村口开始发疯。

王满生那天站在村口,对着全村人大骂,说村里人害了他,还说这个村子里的人坏了他的修养,让村里人给修一座庙。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再插嘴问余忠国,王满生让他们修什么庙,余忠国就摇头说:“他光说修庙,可到底修啥庙也没说。”

再后来王满生就成了精神病送走了,这件事儿也就过去了,村里也没有发生任何奇怪的事儿。

由此看来那学校后面的后山沟应该有我们要找的线索。

所以在听了余忠国等人讲的这个故事后,我就看了看王俊辉,意思自然是询问他今晚要不要去那个学校后面的山沟里查探一下。

他对着我也是点点头,然后对余忠国说:“余村长,现在可不可以带着我们去一趟那所学校,然后领着我们再去那个所谓的后山沟去看看?”

余忠国看了看时间,讲完故事已经十点多了,加上他们又在那学校发现了几具尸体,就有些犹豫说:“这么晚了,明天白天去可以吗,天太黑,我们也看不出什么来。”

王俊辉也不为难余忠国,就点了点头,然后只是问了那学校的大致方向,余忠国也是给我们指了指,然后说了一下大抵该怎么走。

等着余忠国和那些村民离开了村委会,我们就聚在一起商量今晚听到的这个故事。

再加上我之前通过那些尸体命气的分析,所以我们就猜测王满生之所以一直去后山沟,是因为受到了某个精怪的蛊惑,而王满生之所以会发疯,是因为精怪迷惑他,借他的口,说出了那精怪遇到的一些事儿。

那精怪只说村里的人损了它的修行,可它却没说是怎么损害的,还有它为什么只是借王满生的口说出这件事儿,而没有对村里人实施任何的报复呢?

这里面疑团还有很多,我们猜测的那些也不一定是对的。

简单讨论了一下,我们还是决定趁着夜色去一趟学校那边,说不定我们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