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操幼文学

如此一来,何一凡心中不免生出一丝烦躁。

刹那间,他剑势一变,不打算再和傲苍笙继续耗下去。

只见漫天剑光猛然消散,接着又轰然冲出。

“天魔乱,魑魅魍魉!”

随着何一凡大喝出声,原本雪白如玉的剑光,竟突然数转成黑色。

黑色剑光一分为四,带着一道道鬼怪虚影,从四个方向,轰然斩落在傲苍笙身前剑影之上。

“轰隆——”

这一斩之下,原本急飞转的滔滔剑影,竟被那恐怖黑色剑光彻底斩碎。

与此同时,傲苍笙的身体也被震退三丈。

“天魔乱,万鬼朝圣!”

不等傲苍笙站稳脚跟,又是一片黑色剑光轰然斩出。

只是这一次,不仅仅只有四道黑色剑光,而是铺天盖地的黑色剑光,仿佛一只只鬼怪,嘶吼着奸笑着,轰然撞在了傲苍笙刚刚舞出的一片剑影之上。

明媚的海岸线

“轰——”

万道黑剑斩落,傲苍笙近前的一片剑影瞬间崩碎。巨大的冲击力,又将傲苍笙震退五丈。

看到这一幕,很多人都忍不住愣了一下。

旋即,凌霄学院方向,以及支持何一凡的观众,顿时齐齐出一声欢呼。

而天龙武修院众人,却都个个脸色便的惨白起来。

何一凡变招之后,仅仅只用了两招,就让傲苍笙狼狈退出八丈。

由此可知,此时的傲苍笙已经不敌何一凡了。

不过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到目前为止,何一凡周身气势,还一直在不断拔高,仿佛根本没有止歇的意思。

这一点,才是天龙武修院很多明眼人最担心的。

半步积威,便能让傲苍笙连连败退。

若等何一凡的气势达到顶峰,傲苍笙岂能有翻身之机?

“天魔乱,魔祸众生!”

万千欢呼喝彩声中,随着何一凡气势再上一层,他的第三招轰然落下。

黑光嗡然,仿佛恶魔之怒,势若雷霆。

这一击,傲苍笙直接被震退十丈,嘴角更渗出一丝鲜血。

看到这一幕,何一凡心中忍不住狂喜。

他悬立空中,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傲苍笙,我倒想看看,你能撑多久!”

大笑声中,何一凡手中长剑再次爆射出弥天黑光。

“天魔乱,炼狱九幽!”

“轰隆——”

恐怖而又霸道的黑色剑光,再次疯狂撞击在傲苍笙竭力舞出的剑光之上。

如同众人所想,黑色剑光势如破竹,傲苍笙的剑光根本不能将其阻挡。

剑光被斩成虚无,傲苍笙再退十丈。

此时,何一凡的气势,已经比之前强了一倍。

但那《天魔乱》,到此时似乎还未完递出。

“清心姐姐,你说他会不会败?”

看到傲苍笙被连续击退近三十丈,一直自信傲苍笙无敌的水柔舒,也开始露出一抹担忧之色。

“放心吧,那家伙的实力,根本不是我们能想象得到的!”

舞清心毫不在意道,竟然还能笑出来。

“可是……他都已经被震退三十丈了,我怕……”

剩下的话水柔舒并没有说出口,但舞清心却明白。

她有些怜惜的看了水柔舒一眼,旋即叹息道“唉,如此让我们唐国第一美女牵肠挂肚,那小子真是修了八辈子的福气。”

轻轻一摸水柔舒那乌黑长,舞清心这才安慰道“你也不想想,那次险象环生的对战,那家伙没给观众惊喜?”

“从齐天楼对战阎鸿、紫云飞,再到天龙榜决赛对战封旭尧、厉天闰。”

“每次我们以为他有危险的时候,这家伙总会突然扭转局面,再大杀四方。”

“所以我觉得,只要这家伙不被人一招击败,那他必会观众一个大大的惊喜。”

听完舞清心的安慰,水柔舒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从认识傲苍笙起,这家伙给他的惊喜,似乎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了。

如此一想,水柔舒心中才稍稍放松了几分。

此时,傲苍笙已经站在了战台边缘八丈处。只要何一凡再出一击,傲苍笙定然会跌下战台。

而何一凡,通过前面数次攻击,他的气势终于攀升到了顶点。

眼下,那《天魔乱》也只剩下一招。

看着傲苍笙那一脸狼狈相,何一凡便没来由的一阵快意。

前面数次攻击,已经伤了傲苍笙。

那最后这一击,就要了他的命吧。

何一凡冷冷一笑,如是想着。

下一瞬,只见他突然掷出手中长剑。

随着长剑冲向虚空,一头巨大的黑色魔龙,便从剑尖出猛然冲出。

紧接着,魔龙翻转,直接将长剑吞噬。

一弹指,魔龙三丈长。

二弹指,魔龙九丈长。

三弹指,魔龙一分为三,每一头皆三十六丈长。

三头魔龙傲立战台,仿佛九幽恶魔,突然朝着傲苍笙齐齐怒吼。

这一吼,震彻天地。

这一吼,万人变色。

“吼——”

怒吼声中,三头魔龙同时冲天而起,再朝傲苍笙俯身咬下。

见此情形,天龙武修院众人尽皆一惊,容笑风等人更是脸色大变。

“轰隆——”

下一刻,三头魔龙同时一口咬下,巨大的身躯,顺着傲苍笙站立的地方,开始一寸寸的消失。

至于傲苍笙,甚至未一言,就已经彻底魔龙吞噬。

“我以为你能有多强?原来只不过是蚍蜉撼树,不知死活!”

看着傲苍笙彻底消失于眼前,何一凡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至于台下观众,多一半人都在欢呼呐喊,少一半人则在瞠目结舌。

如此厉害的黑马,难道就这样死翘翘了?许多人都这么想着。

然而,正当何一凡狂妄大笑之时,战台之下的欢呼声,却骤然停了下来。

心中诧异之下,何一凡忍不住俯身看了一眼。

只是一眼,他的狂笑便僵在了脸上。

因为就在战台边缘,在傲苍笙刚才站立的地方,此时依旧有一个人,正傲然拄剑站立。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傲苍笙。

“你攻击完了?那该我了!”

不像何一凡,傲苍笙并没有说出什么豪言壮语,或者高声大笑,他只是轻轻吐出了这么一句话。他的声音不大,但很多人却听到了。

标签:

Related Post